张爱玲说,命运是一袭华丽的长袍,内里藏满了虱子。

其实这句话用来形容某些特效电影也十分妥帖。一部电影如果真的能如一个人一般骨肉鲜活,形象生动的话,故事逻辑是骨架,剧情和人物是血肉,演员演技是皮肤,特效则只能算是人身上华丽的长袍。

好的电影骨架匀称、血肉饱满,皮肤也紧致爽滑,如果再有特效的加持,那也算得上是锦上添花。而如果一部电影仅靠特效撑起来,内里的故事逻辑等都是一塌糊涂的时候,就好像一个骨架松散,血肉干瘪,皮肤松弛的人,穿上华丽的长袍,用来遮羞内里的虱子。

迈克尔·贝用几部《变形金刚》证明了这一点,郭敬明和他的《爵迹》也证明了这一点,这一次路阳的《刺杀小说家》,也走上了这个路数,很多看完之后夸特效的观众,也是因为这电影除了特效能夸一夸,其他并没多少可以拿得出手的地方。

《刺杀小说家》这部在春节档上映的电影,斩获了过十亿的票房,目前上线国内视频平台,特效确实瑰丽精彩,在国内能站上高水准这一等级,但让这部电影拉胯的,却是电影的故事展现方式和内里的逻辑。

《刺杀小说家》采用了双线叙事的模式来推进故事,一个现实世界和一个异世界交叉出现,然而开篇一个视角落在雷佳音饰演的关宁身上,一个落在董子健饰演的路空文身上,两个完全看不出有任何联系的故事,让很多观众一下子就进入了宕机的状态之中。

这个开篇到底是个什么鬼,一会拐卖孩子一会又是赤发鬼追杀姐弟的,到底要讲一个什么东西?相信这是很多观众在开篇二十分钟的时间之内,内心里一直盘旋,挥之不去的念头。

虽然随着剧情推进,现实世界和异世界的平行设置中渐渐出现了很多观众津津乐道的相互对照的情况,但依然有很多瑕疵的地方。

首先,于和伟饰演的李沐对应赤发鬼,雷佳音饰演的关宁对照了异世界赤发鬼的一个亲兵,小说家路空文对照少年路空文,现实世界中寻找的小橘子对照异世界中的小橘子,这是电影中呈现出来的一一对照的部分,也是很多观众觉得电影脑洞大开的地方。

但除了这几个主要人物能够在现实世界和平行空间对应上之外,也不能对其他人不能对应而视而不见吧!因为两个平行世界之间的相互对照,并未做到严丝合缝的地步。

杨幂饰演的屠灵,在现实世界中前半段对李沐如此言听计从的一个手下,在异世界中根本没有出现,而异世界中多次影响到战斗结果的黑甲,在现实世界中也并未找到依托,还有保护路空文而死掉的姐姐,也并未在现实世界中出现,其实这就已经让电影原本想构建出来的精巧世界出现了很大的瑕疵。

平行世界中的主要人物都不能做到一一对应就算了,电影中还有太多逻辑空洞的地方,比如赤发鬼的亲兵红甲武士都做出了太阳落山就自动断电的太阳能奇葩设定,还有关宁做的梦和路空文写的小说,为何就实现了“云共享”?

路空文和黑甲之间被控制和反控制都显得太过于拍脑门,异世界中赤发鬼和神之间的联系,并且说出的“一介凡人,竟敢弑神”这样的话,跟他原来是皇帝身边的两名武将之一的身份,如何一步登天成神的?为何赤发鬼听到小橘子的笛声之后就放弃了马上要碾死的路空文,转而对小橘子下手,仅仅是因为烦还是因为开了主角光环?

如果说小橘子的笛声就是对应现实中的歌声,这个歌声为何会让李沐感到心烦?

太多不和逻辑的地方电影中都没做出交代,就像直接在观众大脑里塞进了一团乱麻,各种断线纷乱芜杂,千头万绪并没有让观众产生想要捋顺的欲望,反而感到厌烦。

而电影中人物方面也是各种行为诡异,动机不足,首先是作为主角的关宁,为了找到关于自己女儿的线索,关宁对两个人贩子每次遇到都必下重手死手,为了女儿照片也能直接干翻警察而逃跑,为何遇见路空文的时候,手里的板砖就一直下不去手了呢?

如果一本小说就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世界,这个世界必然有它存在的规则,小说中乱入的加特林和代表月亮消灭你,已经打破了异世界的实力平衡,也让电影的最后没有了一点悬念,既然加特林都能乱入,干什么还苦哈哈要去把赤发鬼头上的刀,直接把他写死不就完了?